第九章 本性(1/1)

好书推荐:

要不怎么说希拉卡是赛亚好人呢,只是强行夺取一些对有钱人来说“微不足道”的食物,在希拉卡的威胁下那帮米其林厨师也赶快动手,“肉!需要大量的肉!你们的那些咖喱菜糊糊就别给我上了,不然动手杀人可别怪我!”希拉卡威胁道。

管家报警了么?其实没有,他打电话给主人但是没有第一时间报警——三儿家的条子素质基本上就是烂到家,别看他是三儿首富跟总理很有交情而且在政治方面颇有发言权,但是依旧不能避免如果三儿条子上门之后会手脚不干净,偷偷地窃取他家里的东西。

而且闹得风风雨雨也不是这位首富的愿望,如果这个怪异的匪徒只是要吃东西那就让他吃吧,吃光了整个冷库又怎么样呢?对首富来说还不就是九牛一毛。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匪徒居然会飞,而且还能发出光线一样的攻击,那是不是也能沟通神灵,从而给予他们以好处?

让希拉卡知道肯定会笑,“好处?吃光你们的库存,不杀人就是好处了。还想什么呢。”面具的下半部被希拉卡撕掉,金属的面具在他手里跟纸差不多,这家伙吃东西的速度跟气势都很可怕,堪称粗野。

这时候三儿家的军警已经集结了,但是他们不可以就这样冲进首富家做这个做那个,那样做固然可以发财但是肯定也要面临报复。再说了情况都没搞明白,反正只知道有啥玩意在绿化公园里大爆炸,估计是又一轮孟买空袭?

三儿家在南亚次大陆属于霸王,作威作福的那种,周边小国敢怒而不敢言,小巴虽然不服但是实际上也是被按在地上摩擦,只有北方大国不当他是回事。他在大国眼里也确实不是回事,在孟买能被垃圾打空袭打得慌不择路的就他一家。

这次又来了,三儿非常紧张。

希拉卡才没兴趣管呢,他只管狂吃,这一顿放开肚皮狂吃他直接吃下了上百人的量,终于满足地吃饱了,然后顺便去镶金的豪华厕所上了个大的放松一下,顺手又带走了一大包肉饼当作零食,就这样跑了——此等行为堪称幼稚至极啊。

他从破洞之中一跃而出,悠悠然地在天空飞行,距离地面不过是五十米而已,后面下面都有三儿家的人在五体投地——能飞的不是仙人是啥?当然还有好多三儿举起了手里的手机拍视频传播。

好了,全世界都知道有人能够就这样在天上飞,欧米网友还在说这是特效,当然其他地方网友也是这么认为的。希拉卡飞得很快,而孟买本就靠海,希拉卡几乎是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海上。这货将一大包肉饼甩在背上,一只手拉着带子,另一只手拿着肉饼在啃,十分随意地打量着下面的海洋。

“挺繁忙的嘛,印度洋航线呢。”以现在两百多米的高度,希拉卡能够清晰地看见一艘接一艘的货轮,甚至他还看见了远方的军舰。这些货轮上的人应该没看见他吧,毕竟希拉卡又一次提升了高度,现在距离海面差不多有五百多米,而且一个人那么大的点,不特地注意的话真的看不见。

希拉卡的飞行速度并不慢,他现在是随便选了个方向飞,反正印度洋通常只要不至于运气不好总也能看到陆地的——再不济有个指南针嘛,到时候他落下的不是西亚就是非洲。

“真是败兴呢。”希拉卡看到的是米国的军舰,而米国军舰似乎在拦截一条油轮,“多半是伊朗的吧?这事儿不关我事,就让美国佬去拦截好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眼前的远方有大陆的边缘线,而希拉卡看到了一条条的快艇,似乎是要去拦截一艘巨大的货轮。“哟,这就是索马里海盗?”希拉卡已经吃光了肉饼,“拿他们练练手吧,看看我打得准不准。”

说干就干,希拉卡右手食指跟中指并拢直接对着一艘快艇一点,一道有个小头的光束就飞向了快艇,“哎?打歪了?”光束在距离快艇大概十多米的地方直接突入了海水,造成了不大不小的水柱爆炸。希拉卡马上校正,其实他还可以控制这些光弹拐弯的,但是他想要先练准头,之后再玩拐弯。

从天而降的光弹将一艘接一艘的快艇炸飞,气化没必要,炸碎就可以了。看着那些拿着ak跟rpg的黑叔叔手舞足蹈地在天空乱飞,希拉卡也是笑得很开心,他算是充分理解了为啥俄罗斯护航舰队会喜欢用机关炮对着那些海盗射击了——其他国家是驱离或者逮捕,就是毛子是直接用机炮打着玩。

现在希拉卡也是如此,一道道的光束轻而易举地将所有快艇都轰碎,侥幸没死的黑叔叔都在海里挣扎——货轮就是要去将他们救起来估计也至少要半小时。而且海盗哎,没有什么约束能力的话还真不能按照海上传统习俗救助落水者。愉快的希拉卡加快了速度,倒过来从快艇出发的方向飞过去的话,肯定就是索马里。

那地方无法无天的,他完全可以试试看自己这个状态下的出力,反正非洲没人关注,大部分的非洲人也“不算人”来着。

而且希拉卡也确实试了,从天而降的赛亚人学那巴学得居然还不坏,破坏力虽然远不如那巴但是同样能造成周围一圈的破灭。接下来他哈哈大笑着双手连续推出光弹,将这里的村庄炸得一塌糊涂。在非洲他可以完全释放他属于赛亚人的天性——要是在大陆上比较和平的非洲国家他还会注意一点,但是索马里?那干脆解放自己的天性呗。

狂暴的战斗猿猴就是希拉卡的本性,之前只不过是两辈子的教育让他变成了好人掩饰——归根结底还是一头没什么善恶观念的战斗猴子啊。仔细想想卡卡罗特其实也没太多善恶观念,更多的是作为喜好战斗的好赛亚人存在而已。这一点倒是跟希拉卡差不多呢。